我心中的洋河-

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后期,我毕业分配到苏北,先接受劳动锻炼,后被安排到县糖业烟酒公司工作,自然少不了与酒打交道。

当时老百姓喝的多是山芋干酿的酒,8毛6分一斤,要喝好酒,那就是洋河大曲了。烟酒公司有一个小组,专门负责把洋河大曲灌装成小瓶,一斤4瓶,每斤1.68元,在当地市场上销售。

那年头,不是走到店里就能买到洋河酒的,得批条子。当然,对于我们员工来讲,还是比较方便的。每当食堂中午有“肉驼子”(大肉圆)卖,公司里的单身汉便会约我们城里来的大学生“抬石头”(也就是现在流行的AA制),每人一小瓶二两五装的洋河,自寻快乐一番。几年下来,我对洋河酒也有了一定的认识,酒量也渐渐地大起来了。

调回省城外贸部门工作,有了与外宾接触的机会,偶有宴请,我总是推荐洋河大曲。洋河酒本身的品质好,它的文化底蕴更能引起客人的兴趣。我经常向客人们介绍,当年康熙皇帝三次南巡,两次亲临洋河镇,品尝洋河大曲。雍正年间,此酒被列为皇宫贡品。据史料记载,乾隆皇帝下江南,在宿迁行宫里喝了洋河大曲之后,挥毫写下“洋河大曲,酒味香醇,真佳酒也”。客人听后,酒虫都被勾上来了,个个都要喝洋河。至今,我还珍藏着当年在宾馆吃饭时作为小礼品赠送的小瓶洋河(1两装的),这一摆已经15年了。

最逗人的是一次在南京饭店,苏州来的几位朋友请我吃晚饭,他们知道我能喝点酒,便让我选酒。当时,大家口袋里的钱都不多。思考之后,点了一瓶价廉物美的洋河大曲。我告知他们,此酒芳香浓郁,清澈透明,入口绵软,鲜甜甘爽,早在明末清初就已名扬四方,人们曾用“闻香下马,知味停车”的词句来描绘它的魅力。南来北往的宾客经常下榻洋河镇,移樽品尝,一醉方休。经我一说,大家自然也就开怀畅饮,有两位朋友不胜酒力,竟喝醉了。

半年以后,我去苏州,这几位朋友再次置酒相待,桌上放的正是我在南京所点的洋河大曲。喝到酒酣耳热之际,主人才说出真情:知道你只爱洋河酒,今天下午我请人到苏州街上去找这个牌子,好不容易才买到。你来了,我要让你尽兴。话音刚落,我便大笑,也只好讲出实话:我在南京喝洋河大曲是为了替你省钱,难道我不知道点茅台酒喝吗?说得大家捧腹大笑,四瓶洋河自然也喝完了。后来,这个故事便传开了,不知真情的人,至今还记住我只喝洋河酒。

“洋河”作为一个著名品牌,自然难逃被人造假的命运。四年前,我和几位影友到中越边界的德天大瀑布拍照,晚上留宿于边境的一个村落里,兴之所至,自然也找酒喝。当在小店的柜台上看到居然有洋河大曲卖,瓶子上的商标还赫然印着“江苏特供”四个大字,顿时兴奋不已。哪知酒一入口,毫无甜、绵、软、净、香的感觉,尽是一股败味。我们回到小店,又买了一瓶“老伙计”,价格与“特供洋河”一样。当我们开瓶一喝,居然与先前买的“洋河”是同一种味道。无奈之下,为了杀馋,大家最终还是喝掉了一瓶“洋河”,写下了喝过假洋河的记录。但令我兴奋的是,洋河的名气居然已经深入到了中越边境偏僻村落。

年前,我应邀到洋河酒厂参加“品蓝色经典,论男人情怀”笔会,喝到了正宗的洋河大曲,竟与20年前在苏北工作时喝的味道一样,让人不禁贪杯。早在1989年全国第五届评酒会上,洋河酒就荣获国家金质奖,成为我国酒中的无上佳品。第6届华商大会在南京召开时,又被作为大会惟一指定用酒。今年春节,我准备把两瓶洋河大曲作为礼物送给我的一位朋友,女婿却提醒我:“那可是50年特制的,你不收藏了?”

热门推荐